当前位置:主页 > haosf新闻 >

好私服-一部高端手机的印度狂想曲

时间:2020-03-28 01:59 来源:http://www.haosf.nu 作者:好私服

印度正成为中国企业的新战场。刘作虎带着他的手机跨过喜马拉雅,成为高端手机市场的销量冠军。

这趟征程他们走了4年,没有被迭代,依旧在路上,有何倚仗?真实故事计划无法舍弃对商业动向的好奇心,它是我们这个时代最鲜活的话题之一。

这趟车的终点是印度泰姬陵旁一处酒店。

在国人印象中,这座隔着喜马拉雅山脉与中国遥相对望的国家,铁轨上行驶着连车顶都坐满人的火车,会在阅兵式上安排摩托车杂技表演,也酝酿发酵着各种奇葩社会新闻,是破旧落后的面貌。

眼下的状况和想象中有所出入:酒店中庭的草地上,几位来自欧美与中国的手机发烧友,在曼妙的轻音乐中举着香槟闲谈,等待宴会开始。戴着印度锡克教高耸圆头巾帽的印度服务员小心翼翼、轻声细语,举止间,有种旧日英伦留下的绅士感。

作者图 | 古老的泰姬陵

一加CEO刘作虎要在这里摆一桌充满咖喱味的印度风晚宴,招待来自全球的媒体。在这一个多月前,Counterpoint数据公布,一加获得了印度高端手机市场的销量冠军。

在很多人的认知里,一部手机定价3000多元,对发达地区的消费者来说没问题,但在印度,会有人消费吗?恐怕这远远超过印度人的消费能力——印度普通劳动者的月薪只有几百元,工薪阶层月薪约一两千元,而月入三五千元的IT从业者已经是高收入群体了。

价格敏感是印度消费者最普遍的特征。因此许多手机厂商往往选择走低端路线来打开印度市场,把国内卖一两千块的手机,到印度后做阉割版,内存降一降,分辨率减一减,最后卖千元以下。

刘作虎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。“其实印度的用户和全球的用户没有什么区别,他们依然对好产品有着很强烈的需求。”在这个消费力不及中国、低端市场明显更庞大的国家,一加却坚持只走高端路线,卖着与国内、欧美市场同等质量与价格的旗舰手机,这听上去有点不可思议。

但后来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:在印度,刘作虎的一加手机,成了受欢迎度超越韩国三星和美国苹果的存在。根据Counterpoint数据报告,2018年,一加手机超过三星和苹果,成为印度高端智能手机市场销量第一。而在印度消费者群体中,一加的知名度高达75%——每4名印度人中,就有3人知道一加手机。

这让刘作虎和一加手机,足以成为中国手机出海进程中,那个足够具有说服力的标杆。

次日我们去新德里参加洒红节粉丝见面活动,200公里道路,大巴开了近5个小时。街上,印度产tata和各种日系车里,突突车(印度电动三轮车)和摩托车见缝插针。等灯时,我透过车窗,看见他们在交通拥堵的间隙停下来玩手机,很多人都是左手一部智能机,右手一部功能机。

而在轿车里穿着得体的印度女子或商务装扮的男士,使的是一水儿的智能机。屏幕不小,他们的手指刷得跟全世界低头族一样溜。

资料告诉我,印度智能手机市场的分水岭出现在2014年。2012年第三季度,印度智能手机总出货量才只有263万台,到了2014 年第三季度,这一数字达到了2330万台。两年间涨了近10倍。

一加在印度的发展恰好赶上了这波红利。

2013年底,刘作虎创立了一加,想要做一款自己满意的手机。在当时的中国,这实在算不上一个好主意。那些年,国内的新兴手机品牌如雨后春笋般冒出。刘作虎面对的是一片红海,当时谁都认为,市面上不再需要更多一款智能手机,但刘作虎却认为,市面上所有的手机都还没有真正做到极致。

公司成立后,团队卯足劲做第一台手机一加1,产品每一个细节都由刘作虎亲自拍板,他成了全公司最“难搞”的产品经理。

即使到了一加1手机临量产的关头,他也持续“折腾”。当时,刘作虎拿到样机,把玩时总觉得屏幕不舒服,拿来模型一比对,发现样品的屏幕与电池盖的高度多出了0.1毫米。他立马要求同事进行修改,最终将屏幕下降0.05毫米,把边框上抬0.05毫米,才表示 “感觉看着舒服多了”。

2014年,一加1面世,刘作虎打了胜仗。他生产的手机性能卓越,使用感极佳,吸引了全球的科技媒体和发烧友,成了那年手机行业的黑马。

惊喜之余,刘作虎发现第一批购买手机的用户里,竟然出现了5000余名来自印度的消费者。当时印度并不在首批发售市场当中,他们的手机大都是网上购买,从美国邮寄而来。之后,一加的论坛上,经常出现注册地为印度的用户问:“你们什么时候到印度来?”

  • 上一篇:好私服-在急诊室,被家属放弃的病人
  • 下一篇:传奇SF-分手后,我和前任的感情更好了